快捷搜索:  美女  as    伊人泪红妆  交警  错爱  名称  美食

【热门小说】青春不负流年伤全本在线阅读

热门小说青春不负流年伤全本由VIP小说推荐网提供!被扔下的白童惜有些摸不清头脑,她不知道孟沛远的冷漠是在针对谁?或许,他是在抗议对这段婚姻的不满吧?苦笑了下,弄得好像是她强迫他娶的一样......

见她胸是胸、腰是腰、屁股是屁股的,既具美感又不暴露,完全找不到可以黑的点,孟沛远夸赞了声是自己眼光好,买单去了。

白童惜则是轻声要求营业员帮她把衣服上的吊牌剪掉,然后让人把旧衣服装起来。

出了商店,孟沛远又载着她去了美容会所。

颠倒众生的男人外加一台高昂的跑车,刚进门,就收获了无数女客惊艳的眼球。

孟沛远目不斜视的领着白童惜推开其中一间化妆室,里面的帅气造型师早已恭候多时。

见他进来,Ailsa轻车熟路的“hi”一声,趣味的眼光随后落到白童惜身上:“我叫Ailsa。”

“白童惜。”

孟沛远淡淡介绍:“这是我嫂子盘下的店,Ailsa是我嫂子生意上的合伙人,家里有谁要参加宴会都是请他做的造型。”

顿了顿,孟沛远转而对Ailsa说:“你看着办,我去外面抽根烟。”

Ailsa笑:“没问题。”

因为要做造型,白童惜只好把绑着的头发散下来,Ailsa感受了下触感:“白小姐的发质很好。”

白童惜谦虚:“过奖了。”

热门小说青春不负流年伤全本在线阅读

Ailsa可惜:“本来是想依着你的脸型给你烫一个大波浪的,看你发质这么好,还是别糟蹋了。”

白童惜说实话也不情愿。

Ailsa手指灵活的在白童惜的头顶运作,力道舒适的让她昏昏欲睡。

头脑放空期间,她似乎听见Ailsa说:“很少有女人能让二少这么费心,童小姐,你是第二个。”

白童惜打完哈欠问:“那第一个是谁?”

“佛曰:不可说。”

*

“二少,快来看看我的手艺。”

门打开,白童惜被Ailsa轻推出来,靠在墙上深一口浅一口抽烟的孟沛远徐徐垂下手,眯眼审视她的变化。

以孟沛远自身的条件,美女他已经看过太多,但奇就奇在,在看到焕然一新的白童惜后,他竟会觉得自己以前见过的女人都是庸脂俗粉。

“二少看呆了呢。”Ailsa打趣。

孟沛远匆匆别开眼,固执的否认:“不,是你手艺好。”

孟家。

跑车在外院熄火,一俊一美两道身影并步走向屋子。

孟知先夫妇,大哥孟景珩夫妇还有小妹孟天真,都在客厅坐等。

见到白童惜时,几人眸光纷纷一亮。

她的服装虽干练,却又不失女性的柔美,头发盘起,小脸出众,站在天之骄子孟沛远身边,竟一点不会被比下去。

原本趴在椅背上的孟天真扬声叫了声“嫂嫂”,飞快蹿到白童惜眼前。

面对小姑子赤裸裸的打量,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:“……你好。”

孟天真粉唇勾着羡慕:“嫂嫂,你长得真有气质啊,都是混迹职场的,你的皮肤怎么能保养得这么好呢?对了,你的化妆品都是在哪里买的?日本还是韩国?”

说着,还用手背蹭了下白童惜的脸颊,像是在印证自己的话般。

“天真,别没规没矩的。”看出白童惜的不自在,身为孟家长子的孟景珩淡淡出声。

“哦。”孟天真听话的闭嘴了。

得以喘口气的白童惜依次叫人:“爸,妈,大哥,大嫂。”

不甘被忽视的孟天真指着自己的鼻子问:“我呢我呢?”

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三四岁的小姑,白童惜试探的喊:“天真?”

孟天真长长的“哎~”了声,愉快的默许白童惜直呼其名。

瞅着自家小妹一脸的狗腿样,再看大哥大嫂会心的微笑,孟沛远暗感满意。

白童惜受欢迎,说穿了还是他在路上調教得好,才没在他家人面前露怯。

孟知先早前和白童惜见过面,此时,他正悄声问郭月清:“夫人,觉得这个儿媳妇如何?”

郭月清端着大家风范,平静的回:“有待观察。”

孟知先无奈的摇了摇头,郭月清的心思,他清楚,不外乎是觉得孟沛远岁数不大,不舍得他这么快结婚。

大概当妈的对儿子都有那么点心思,不想他婚后,世界只绕着媳妇一个人转。

大嫂林暖轻声对郭月清说:“妈,人都到齐了,不如我们开饭吧?”

*

闲余饭后,孟父想留小辈们聊聊天,结果,孟沛远却率先上楼,留给众人一个孤傲冷漠的背影。

孟父气结,却又无可奈何,谁让他威胁孟沛远,如果不娶白童惜的话,他就收回泰安集团的30%股权呢!

被扔下的白童惜有些摸不清头脑,她不知道孟沛远的冷漠是在针对谁?或许,他是在抗议对这段婚姻的不满吧?

苦笑了下,弄得好像是她强迫他娶的一样。

也好,孟沛远对这段婚姻愈排斥,有朝一日两人离起婚来也能更痛快。

正出神呢,啃着苹果的孟天真忽然碰了下她的肩,笑得忒坏:“嫂子,你看我二哥都直奔新房了,你还不快点上去陪他良辰一夜?”

林暖一副过来人的口吻:“童惜,你们尽情玩,大嫂明天会给你煲点补汤的。”

“天真!大嫂!”白童惜俏脸绯红,这孟家的女人怎么一个两个说话都这么生猛。

孟父改了谈天的初衷,把她往孟沛远房里撵:“小童,时间不早了,你回房休息吧。”

孟天真早就等不下去了,挽住她的胳膊快步上了二楼。

站定在孟沛远的卧室门前,孟天真深吸一口气,敲敲门:“二哥!我帮你把媳妇带来了,还不快快开门迎接。”

半响。

正当孟天真不死心的打算敲第二次门时,房门突然掀开,露出孟沛远那张冷飕飕的脸:“她留下,你可以滚了。”

音落,孟沛远发挥快准狠的攻势,从孟天真手里夺过佳人,门“啪”的一声摔上,气得孟天真在外面捂着鼻子咆哮。

以孟天真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,还打算借用一些情趣道具闹二哥二嫂的新房呢!谁知孟沛远如此不念兄妹情谊。

既然孟沛远无情,就休怪她无义了!

一肚子坏水的孟天真从裤袋里摸出一个遥控器,对着门缝操作了两下后,坏笑着遁了。

林暖瞧着孟天真下楼时那藏头露尾的小样儿,忍俊不禁:“天真,你干什么了?”

“没啥!”孟天真忙摆手,手里攥着的遥控器终究露了馅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小说感兴趣: